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 法律法规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冀某等八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

作者:惠笑梅  发布时间:2009-07-15 15:05:44


[案情]

    从2007年下半年至2008年上半年,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申桥乡胡庙村的冀甲和冀乙(二人另案处理)承揽社旗县网通公司的光缆施工工程,二人以每人每天30元的工资标准,雇佣被告人冀等人为其务工。在施工过程中,冀甲二人指使冀某等五人先后在尧良镇、陌陂乡和田庄支局等地以盗换、盗割等方法多次盗窃网通公司电缆线6700余米。经鉴定,被盗电缆线总价值9万余元。

[审判]

    社旗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冀某等五人虽然在客观上实施了帮助冀甲二人盗割电缆线的行为,但他们作为受雇佣的工人,实施的行为又是在正常施工过程中,因此他们对于各自的行为属于盗窃行为是否明知,在指使人冀甲二人没有到案的情况下尚无法证实,现有证据证实上列五被告人事先未参与预谋,事后亦未参与分赃,因此公诉机关指控该五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盗窃罪证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而五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关于被告人不构成盗窃罪的辩解辩护意见成立,法院予以采信。上列五被告人虽然不构成盗窃罪,但其对冀甲二人把盗割的电缆线夜间盗卖的犯罪行为应当明知,而仍然多次帮助装车,其行为均应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且不能以老板的指令来推卸其应负的刑事责任。被告人祝某夫妇和韩某明知是犯罪所得的赃物而予以收购,其行为均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予以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的规定,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被告冀某等五人有期徒刑八个月至一年不等的刑罚,并各处人民币5000元到10000元的罚金;同时对收购赃物的祝某和韩某各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各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祝某的妻子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

[评析]

    本案争议焦点是被告人冀某五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盗窃罪还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我们知道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者多次盗窃的行为。本案中冀甲二人(没有到案)承揽社旗县网通公司的光缆施工工程,二人以每人每天30元的工资标准,雇佣冀某五被告人为其务工。在施工过程中,冀甲二人指使五被告人以盗换、盗割等方法多次盗窃网通公司电缆线,并在深夜装车运输出售。本案中五被告人虽然在客观上实施了帮助冀甲二人盗割电缆线的行为,但他们作为受雇佣的工人,实施的盗割行为又是在正常施工过程中,因此他们对于各自的行为是否属于盗窃行为,在指使人冀甲二人没有到案的情况下尚无法证实,现有证据证实上列五被告人事先未参与预谋,事后亦未参与分赃,因此认定五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盗窃罪证据不足。

    那么五被告人的行为是否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呢?

    我们知道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是指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该罪的主观方面要求必须是一种明知,对于“明知”有两个方面必须注意:一是明知的内容。应该是明知该物品可能是犯罪所得和犯罪所得收益,只要行为人知道该物品可能是犯罪所得时,就应当认定其主观上是明知,而不要求行为人必须明知该物品是什么具体的犯罪所得,是如何所得,该物品具体是什么物品,有何价值等。二是明知的程度。行为人明知的程度必须达到知道是他人的犯罪所得或犯罪所得收益,而不能是一般违法所得。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客观方面包括“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行为。只要采取这些方法,达到了妨害司法活动的程度,则是本罪的客观行为。

    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在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犯罪中,犯罪嫌疑人是否“明知”是区分罪与非罪的前提条件。是否“明知”是行为人的一种主观心态,证明“明知”最有力最直接的证据就是犯罪嫌疑人的口供,然而犯罪嫌疑人口供却处于一种不稳定状态,其证明力随着口供内容的变化而变化。因为犯罪嫌疑人受趋利避害思维的影响,往往拒不供认其对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是“明知”。有的即使在侦查阶段作了“明知”的供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犯罪嫌疑人在知道自己的供述将直接影响到自己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直接影响到司法机关是否对自己的行为定罪量刑时,为了逃避刑罚,犯罪嫌疑人往往会推翻原来所作的“明知”供述,给认定犯罪造成很大困难。如本案中五被告人均以受老板的雇用听从老板的指令来推卸其应负的刑事责任。

    因此,正确界定犯罪嫌疑人是否“明知”,成为打击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犯罪的关键。在司法实践中,在犯罪嫌疑人拒不作“明知”供述,而又没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其“明知”的情况下,法官对其是否“明知”可采取推定的办法,但由于这种推定是法官根据案件事实和证据形成的一种内心确信,在司法实践中应严格掌握,外延不宜过大。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推定犯罪嫌疑人是否“明知”:一是看赃物交易的时间、地点,如夜间收购、路边收购 ,对“明知”认识的程度就大于白天收购、市场收购;二是看赃物的品种、质量,如果赃物属于刚在市场发行的新产品,则不法来源的可能性就大,因为合法的所有者不会轻易卖掉;三是看交易的价格,是否显著低于市场价值;四是看有无正当的交易手续,卖赃者是否急于脱手;五是看赃物与卖方身份、体貌的匹配性以及卖主对赃物的了解程度等等。再结合人们一般的经验法则、逻辑规则判断哪一方的事实和理由更为充分可信,最后推出犯罪嫌疑人是否明知的结论。

    本案中五被告人对冀甲二人把盗割的电缆线夜间盗卖的犯罪行为应当明知,而仍然多次帮助其装车,其行为均应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最高人民法院 | 人民法院报 | 中国法院网 | 河南法院网 | 南阳法院网